公司新闻/News

  1. 篮球头条
  • 【原创】囚笼(ALL翘暗黑文)慎入

  • 作者:08彩票-08彩票官网-08彩票app-08彩票下载    发布时间:2020-04-08 16:37:00    来源:08彩票-08彩票官网-08彩票app-08彩票下载    浏览:163
  •   最近在翻一些老坑的时候,突然看到这篇文,于是看了看,觉得这篇写的挺好的,而且竟然有大纲!!!

      要知道我写文很少会写大纲……所以,还是决定把这篇文继续填坑填掉吧,嗯……希望大家多多鞭策和催文哈

      当李柏翘从急救室出来的医生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钟立文你这个大衰人,联合起医生来一起骗我吗?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向来沉着冷静的李SIR刹那间暴跳起来,大家都吓了一跳,O记的督查,面对任何危险的歹徒都能面不改色,甚至是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死的时候,都是淡淡的,流着眼泪,然后擦干了眼泪,重新回到PTS。

      连花若葆都没有,看着这样的丈夫,花若葆同时也明白了钟立文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一颗心冷冷的沉到了谷底。

      泉叔用力的抱住李柏翘,哽咽着说:“柏翘你别这样,立文已经死了,你别这样啊柏翘!”

      粗LING在自己老公的怀抱里哭的泣不成声,佩琪锤着墙壁大骂老天爷不长眼睛,文哥救了那么多条命,为什么好人不长命!

      一时间,整个医院里陷入了低气压中,医生和护士纷纷红了眼,香港的JC,都是用命在拼的!

      钟立文死了,香港少了个好JC,可是,怎么呢?生活还得继续,江世孝抓到了,法院进行审理,审判结果,终身监禁。

      坐在庭下的O记成员们大叹恶人有恶报,只是对于香港法律里没有一条是判死刑而觉得不解恨!

      泉叔领着队员走出法院大门,李柏翘一身便服站在阶梯的最下面,低垂着头,泉叔一见,三步并作两步的下了台阶。

      泉叔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怎么做安慰,想起钟立文下葬时李柏翘笔挺的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面无表情的,没有哭,也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黑色的碑文。

      那天的天气很差,不,也许是老天爷落泪了,钟立文的骨灰入了葬之后,天空中就下起了毛毛细雨,然后越下越大。

      钟立文的母亲在知道他死讯以后就赶回了香港,几次哭晕,这次又晕倒在了钟立文表妹的怀里,大家手忙脚乱的送钟立文的家属上了车,其他人则在胡SIR的带领下回警局继续做钟立文余留下来的事情。

      胡SIR这样说了,那其他人也不好说不,只是花若葆担心李柏翘,想陪着他,固执的撑着伞,站在男仔旁边。

      男仔终于开口,却是赶人的话:“若煲,你先陪妈回家吧,我想一个人陪陪立文。”

      李柏翘的话无疑把花若葆的心打进更深的地狱,她咬了咬牙,在花师奶的劝慰下终于带着伞转身离开,上车之前,她再次看向那抹倔强的身影。

      女人的第六感通常很灵验,果不其然,李柏翘没过多久就像她坦白了一点:“若煲,对不起,其实,我爱的人一直都是钟立文,只是我以为我可以骗自己,我们是兄弟,直到他走了,我才发现,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花若葆心跌倒了谷底,可是她仍旧不放弃的扯住李柏翘的衣袖,抽泣着说:“柏翘,我不介意,立文他,他既然已经走了,我们能不能还像从前一样,你不爱我没关系,只要让我照顾你就够了,柏翘啊!”

      李柏翘的心已经跟着钟立文一起走了,所以他已经是个无心的人了,默默的收回被拉扯住的袖子,他说:“对不起,若煲,我忘不了他,他已经长进了我这里,一辈子,永远都忘不了。”

      李柏翘指着太阳穴,却不是胸口,花若葆再也忍不住的号啕大哭起来,钟立文已经不在李柏翘的心里了,而是骨髓里,思想里,李柏翘的所有一切,都刻上了钟立文那三个字!

      也许女仔再也不明白李柏翘所谓的天煞孤星是何意,因为懂他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只有李柏翘还活着。

      进了监※牢里的李柏翘更加深沉了,从前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现在却是暗淡无光,说的好听点深邃如海,说的难听点,如同sǐ海,行shī走肉般的活着,没有想活着的念头,同时又没有想sǐ的念头。

      只是,李柏翘以为在狱中的生活应该会平淡无奇,可是,他忘了里头还有一个和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男人一直在等着他的到来。

      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看着正在清扫着cāo场的李柏翘,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脸上的笑容与其说是在笑,不如说是紧绷的在抽※搐。

      很不巧,这男人,正是钟立文和李柏翘qīn手送入※监狱的jiāng世孝,很不巧,他们两人分在了同一个监狱,同一区,这也预示着李柏翘之后的曰子,不会好过。

      向来运筹帷幄的jiāng世孝一直都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两个rǔ臭未干的小jǐng※察,但是,结jú就是那么不可思议,锒铛入※狱之后,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精力重新来过,直到女儿jiāng悠悠被李柏翘shā※害的消息传入耳中。

      李柏翘,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我们这辈子都会因为复仇而纠缠不清,你的钟立文,我的jiāng悠悠!

      jiāng世孝似乎听到了好笑的字眼,他冷笑一声,说道:“一个shā※人犯,不过是拿着证※件到处shā※人的疯※子,只不过,少了那fǎ※律的庇护,他还有什么?”

      不管到哪里,jiāng世孝总是有一班手下跟随,sǐ心塌地不止,还心狠手辣!

      名为阿忠的听后愣了一下,反射性的摇了下头,jiāng世孝像是早已猜到,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那是悠悠小时候最喜欢看的动画片,在现实里,老鼠看到猫总是躲着,可是,在动画片里,却是老鼠戏※nòng猫,阿忠,你知道是什么道理吗?”

      “因为在某些场合,都是不按常理翻牌的,就像现在这样,李柏翘是猫,却是只少了利爪的猫,任他一只猫,又怎么能吃光那么多只老鼠?”

      阿忠听着,跟着看向李柏翘,不小心瞥到了在李柏翘周边的囚犯们看向那男仔的眼神,那双双眼睛,如同老鼠看到了美食。

      jiāng世孝看出了阿忠眼睛里的sè彩,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老大的口wěn,又像是长者的口气,说道:“阿忠,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真※理,只有强者胜!”

      李柏翘,你不该把自己放在那么清高的位子,你不知道,肮※脏的世界里,最讨厌的就是那抹纯净吗?

      悠悠的sǐ,你得付上全部的责任,这是你逃不掉,也推卸不开的包袱,就算是sǐ,也解决不了,只有看着你也一起变脏,才能解了我的心头之恨!

      jiāng世孝再次看了一眼那即使行shī走肉却还是散发着正气凌然的男仔,嘴角划出一道轻蔑的弧度,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柏翘因为是误shā,而且身份特殊,在狱※jǐng眼里,他只是一时做错事,所以给他安排的工作也相对比较轻※松一些。

      而在犯人眼里,最恨的就是jǐng※察,大多数的人都因为jǐng※察被抓进来的,特别这个男仔还是个督查,jǐng※察上jǐng讯的帅哥督查,看过电视新闻的没有不认识他的,找茬的自然就多了。

      找的比较小的茬是在李柏翘端着餐盘经过的时候,出脚去绊他,只是每一次都失败,但李柏翘也不曾计较过,通常是跨过那只脚,继续向前走。

      这样的举动,在外面,或许是种美德,在里面,让人更加愤怒,宁可干脆干一架,你不过和我们一样的犯人,何必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的位子?

      至于比较大一点的茬则是在放风的时候,几个人围着他,对他动手动脚,李柏翘的眼睛依旧看着地上,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让开。”

      就那么淡淡的一句话,引起了犯人们的怒火,动作也升级到了围殴,虽然李柏翘的身手很好,但是面对的敌人太多,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也不少挨伤,这时候狱※jǐng就会吹着哨子赶过来。

      狱※jǐng质问怎么回事,眼神却是对着李柏翘,因为他们只相信他不会说※谎,可是李柏翘还是那种淡漠的态度,说了句:“没事。”

      一次,两次这样狱※jǐng还会本着从前也是个同事的面子上出面帮他,可是,时间长了,李柏翘总是这种不wēn不热的态度,总是说着“没事”两个字,着实让狱※jǐng们碰一鼻子灰,在犯人们讽刺的眼神里灰溜溜的走开。

      以为自己还是督察么?来了这里,就要学会这里的fǎ则,狱※jǐng如此,犯人更是如此。

      这天,阿忠的一名手下,因为长得又高又壮,所以外号叫大武的男人,向他报了个讯息。

      大武点点头,道:“是啊,就今天下午被送进来的,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孝哥?”

      大武话刚说完,就挨了阿忠一个耳光,见阿忠阴暗着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连忙道歉。

      虽然,jiāng世孝有可能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就算现在不知道,过不来多久,也会传到他耳朵里。

      “对了,忠哥,还有一件事,就是那李柏翘实在是让兄弟们看不过眼了,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动手真正shā一下那小子的威风?看看那双眼睛,真TMè心,谁TM不知道他手上沾了多少人的xuè,还以为自己是上帝!”

      已经一个半个月了,从李柏翘进来开始,阿忠就吩咐他们,让他们时不时的去找这李督察找点乐子,刚开始,还挺新鲜,可后来又不能干点实事,每次想要把他揍的半sǐ的时候,狱※jǐng就出现了,就像基肉已经到了嘴边,就是吃不进的苦!

      阿忠看他一副按耐不住的样子,放下了手上的东西,说道:“你没见狱※jǐng现在已经不太管李柏翘的事了吗?”

      大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猜测道:“忠哥,你的意思是说,之前的事情,都是让狱※jǐng们放松jǐng惕?”

      “忠哥你可真神了!哈哈,难怪一直都不肯让我们狠狠※干※他一顿,那,现在时机算成熟了吗?”

      看着兴冲冲走掉的大汉,阿忠看着那副双天至尊,低喃道:“李柏翘,这都是你自找的,你看,所有能帮你※的※人,也都讨厌你了,你说,你不是在为自己找坟墓挖吗?”

      这天,李柏翘更往常一样,做完了一天的活,拿着换洗的衣物准备去公共※浴※室洗澡,要出牢※房前,和他同※房的纹身男冲着他说了句:“记得洗的干净一点。”

      李柏翘回过头,微微皱起了眉,没读懂他话里的意思,见他躺在床※上,便不再理会,走了出去。

      李柏翘喜欢孤单单一个人,他觉得这样更有安全感,他一直觉得如果以前他明白这个道理的话,也许他的爹地,Fiona,立文就都不会sǐ了。

      在狱中的犯人爱干净的没几个,所以一般浴※室里人都不多,而今天出奇的少,走进去就见平时自己xí惯用的那个角落里有个人背对着他正在洗头。

      李柏翘并没有强※迫性的症状,于是便随便找了一角洗了起来,他仰起头,憋住一口气,任由冰冷的水从他额间liú过。

      李柏翘是个有点洁癖的人,所以每天基本上要洗1~2次澡,他不是特别爱泡澡,而是喜欢wēn热的水从身上淋下的感觉,直到钟立文走掉的那天以后,他依旧爱冲淋,只是水wēn开始xí惯了那种冰的刺骨。

      寒意席卷全身,就如同当时他得知钟立文sǐ后的那种心情,也冰冻了他的内心,就此封存,不再为任何人而跳动,而火※热。

      甩甩头,李柏翘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呼xī着,方才的那种窒※息感,让他一次次尝试着走在sǐ王的边缘,那种痛苦,不断的品尝,当初钟立文sǐ前的感受。

      忽然,李柏翘感觉到背后有人,向来jǐng觉性超强的他还来不及抹去脸上的水渍就一个转身,眼见有人握着扫把攻击他,一扭身,险险的躲开,随之而来的又是另一人的拳头,他伸出双臂挡在脸面前,接下了那人的铁拳,手臂马上感觉到了疼痛。

      腹背受敌的李柏翘膝窝处又被人横踢了一脚,他闷※哼一声,单膝下跪,膝盖重重的磕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几乎有种骨头裂开的错觉。

      可还没等他缓解那种痛楚,对方几人的攻击持续而来,他一个滚地,好容易躲过前面的,刚直起身,就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趴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是一拥而上的人把他双手双脚压※制在地上。

      赤※倮的身※体与地板的接※触让李柏翘头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他是那么无遮无避的敞开在那些人的面前,一想到这里,他更加担心这些人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可是,现在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怎么也挣拖不开。

      大武走到李柏翘的面前,蹲下※身※子,毫不怜惜的一把拉起了他的头发,bī※迫李柏翘抬头看他。

      大武tiǎn※了tiǎn嘴角,sè※情的说道:“在浴※室里,李SIR又是赤※倮※着,你猜我们是怎么样?”

      大武的手指顺着李柏翘的脸一路下滑,充满sè※欲的眼神看向了那白※皙的双瓣处,“就不知那地方是不是跟处※女一样紧了。”

      李柏翘眼见他就要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后面,双眼泛红的大吼道:“你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只可惜,在牢里的这些犯人早听腻了这种话,大武哈哈大笑起来,不以为然的道:“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督察吗?在外头我们怕了你,在这里面,你不过是只白斩基而已!兄弟们,压好他,老※子到要看看,这督察的屁※股和平常人有何不同。”

      说着,大武就把手伸到了李柏翘的tún※部上,重点部位被xí,令李柏翘像是发了狂一样,激烈的挣动起来,压着他右手边的男人个子比较小,一个松懈,就是被他给挣了开来。

      一只手刚得到解※放,李柏翘立刻一拳打向大武,大武没料到这样都能被他给解拖了,一时没来得及躲开,被直击脸面,摔倒在地。

      李柏翘见状,腰部一个使力,单手支撑地面跪坐起来,用脑门撞向左手边的人,那人鼻梁被撞,瞬间酸痛就席卷而来,疼得他松了手,捂住了鼻子。

      见李柏翘马上就要站起身了,大武大叫一声,上前冲着李柏翘的肚子上就是一拳,李柏翘吃痛的弯下腰来,大武乘势扣住了他的右手,小个男赶紧上前想要抓※住他另一只手,缓过神来的李柏翘一个手肘击过去,撞飞了小个男。

      李柏翘还想用擒拿的招数把大武给撂倒的时候,另外一个男人快他一步的cāo※起了拖把,用拖把带有铁架子的一头重重击向了李柏翘的脑袋上,这一下令他立刻眼冒金星,摔倒在地。

      男人见李柏翘倒在地上,似乎没有还手之力了,才放下拖把,捂着liú※出※xuè的鼻子,è狠狠的骂道。

      就在大武也松了口气的时候,他背后忽然传来小个男颤※抖的道歉声:“进,进,进哥,对,对不起,对不起!”

      大武听到进哥两个字后,神※经猛地紧绷住了,他缓缓的转过身,就见那进哥背对着他们,关掉了水龙头,拿过挂在一边的máo巾围住重点部位转向小个男。

      男人的嗓音低沉的犹如贝斯,带着磁性,很好听,可是,听在小个男耳里却像是鬼魅。

      小个男哭丧着脸说道,大武也擦嘴道:“进哥,是我们不对,我们不知道您在这里,知道的话,我们就不会来打扰你了,进哥,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

      进哥的眼神慢慢从小个男身上移到了大武的脸上,依旧是那样毫无波澜,却看得大武一阵心惊胆战。

      李柏翘觉得头疼的就像zhà开一般,眼睛一片白茫茫,只有耳朵还能听到除了那三个想要侮辱他的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人,也许是唯一一个能够救他的人。

      循着那人的嗓音,他努力的转头,想要看向那个男人,可是,方才那记打击太大,他稍微移动了一下头就疼得几乎痉※挛。

      低弱的嗓音里充满了恐惧,男人所站的位子无fǎ完全的看清李柏翘的样子,只是,不知为何,他看着那纤细的身※子,不jìn让他联想到另外一人,心里的烦躁再一次翻涌,他皱了皱眉,片刻都不想在这待下去。

      抬tuǐ就打算朝外走去,大武见他好像不打算惩罚他们,都松了口气,等着他走后再好好的收拾李柏翘。

      或许是感觉到男人即将离开,自己将会受到无尽的凌※辱,李柏翘突然伸出双手一阵乱抓,幸※运的抓※住了进哥的脚倮,不再放手。

      男人原本就心烦意乱的,抬脚就打算踹掉这不知好dǎi的人,可就在他低头之际,眼睛猛然张大。

      那双眼睛,像极了他心中一直留着的那人,既无措,又惊慌,害怕被抛弃,看得进哥心一阵阵的抽痛,不自觉的蹲下※身※子,手伸向李柏翘的双眼。

      李柏翘双眼前的白雾渐渐散去,看到了伸过来的手,同时也看清了手的主人的脸,他忘记了剧烈的疼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直到那只手抚上了自己的眉眼,才一把握住男人的手。

      李柏翘仰望着“钟立文”轻声的喃呢,今天是他离开他的二百二十一天,他的立文,终于不再舍得让他一个人难过,来把他一起带走了,他等的好※痛,等的好苦啊……

      对于李柏翘对他的称呼,男人先是一愣,随后惊讶的看着那双充满了希望的眼里缓缓的淌下了泪水,那泪液顺着李柏翘的眼眶滴到了他的手上,灼烫的烧※人,像记忆中一样!

      男人一把将李柏翘搂进怀里,张了嘴,却不知道怎样开口,身心俱惫的李柏翘嘴角挂上了许久未见的甜美笑容,最终抵御不住疼痛的来xí,昏了过去,手却不肯放开紧※握住的手。

      大武等人看着这情景,嘴巴张的都能放进基弹了,怎么这李柏翘会跟进哥认识?不可能啊,这两人怎么也凑不到一块去啊!

      正想着,进哥小心翼翼的抽※出了李柏翘握着的手,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就要朝外面的更※衣室走去。

      进哥停下了脚步,略微回过头来,眼神里却满是shā气,只消一眼,大武剩余的话都tūn※入了嘴里,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抱着李柏翘离开他们的视线。

      进哥穿上裤子后,把自己的衣服遮盖在了李柏翘的身上,就这么赤※倮※着上身一路走向了医务室,这两人的奇异搭配和暧昧的穿着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从进哥这手势来看,李柏翘原来是他的人,难怪这个jǐng※察敢如此目中无人!

      同时,大家担忧的是,看来C区的两个老大,注定要为了这个jǐng※察来一场龙※虎※斗,只是,为了一个李柏翘,值得破※坏这区的平衡吗?

      进哥本名叫童曰进,因为shā※人而被※判入※狱的,只是所有人都不明白,明明应该终生监※jìn,可他却只被※判了二※十※年,而他进来的第一天,就自卫shā了一个犯人而没有任何事情,这件事说明了除非他的背景是厚到黑白两道都不敢动,否则完全是不可能办到的。

      自此之后,C区就没有人敢去动童曰进的主意,只是后来进来的jiāng世孝却对童曰进充满了兴趣,一直都想把这人收为自己的,可是却一直都不曾强※迫。

      至于童曰进其实是个对事事都不关心的人,一般情况下,只要别人不犯着他,他也从来不会耍横,反而低调的令人吃惊,不结帮※派,也不自居老大,最爱做的事情便是静静的看书。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则是他进监狱之前,竟然只是一个宠物店的老板,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的背景到底是什么。

      童曰进让人看过李柏翘的伤之后,确认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并不碍事,就一直在医务室陪着他。

      从别人拿给他的资料里,他知道了李柏翘的身份,开始也为自己当时那么做而觉得太过冲动了。

      望着李柏翘平静的睡颜,童曰进皱着眉,情不自jìn的用手抚※mō※着他紧闭的眼睛,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眼神?

      手,忽然就被握住了,冰冷的,和那人完全不同,可是,那睡梦中哭泣的模样,却让童曰进的心不停的抽痛。

      童曰进听着李柏翘不停的梦呓,他也知道这个钟立文是谁,也明白为什么李柏翘会抓着他喊他钟立文,那张被李柏翘一直zàng在口袋里的兄弟照上笑得灿烂的男人,与自己是何其的相像,像到连他都差点误认为是自己了。

      也许是同样寂寞的人碰到一块了,心底深处那块最软弱的东西被挖掘了,童曰进头一次心疼他以外的人。

      “咔嚓”,医务室的门毫无预jǐng的被人拉开,jiāng世孝大刺刺的走了进来,看着头上被包成蚕蛹的李柏翘,笑着对童曰进说:“阿进,怎么回来了不找我聊聊?”

      童曰进的位子是背对着医务室的门坐的,他握着李柏翘的手不曾放开过,头也不回的回答:“我们之间,似乎没什么好聊的。”

      jiāng世孝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童曰进用脸摩挲着李柏翘的手背,说道:“哦?不是应该说我像那个差点做了你女婿的卧底吗?”

      jiāng世孝听后,呵呵笑了起来,“阿进,你可别那么想,钟立文怎么能及你一半?”

      jiāng世孝脸一僵,嘴角微微有些抽※搐,但最后还是放松※下来,软着口气问:“阿进,你真的要跟我对※着※干吗?”

      童曰进wēn柔的把李柏翘的手放进了被子里,站起身,缓慢的转过身,镜片后面的眼神犀利的几乎能刺穿那眼镜片。

      他看着jiāng世孝,不徐不疾的说道:“我知道柏翘他害sǐ了你女儿,不过,要不是你女儿要shā他,也不至于会这样,所以柏翘并不欠你的,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jiāng世孝笑了起来,歪着头看着他,说道:“阿进,我给你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我就当做不知道,李柏翘暂时给你玩一阵子,等你玩腻了,我会重新来接手的。”

      说完,转身,拉开门,童曰进的嗓音传了过来,语气非常坚定,“李柏翘不是我的玩偶,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jiāng世孝转过头,扬着唇角,一副信誓旦旦的说:“呵呵,年轻人,话不要说的那么满,今后的曰子还长着。”

      童曰进冷笑一声,不再理会走出去的男人,望着床※上憔悴的男仔,童曰进心说:神说,在最对的时候遇到错误的人,错误也会变成正确的,同样的,在最错的时候就算遇到对的人,正确的事就变成了错,李柏翘,我们相遇的时间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呢?

      昏迷的李柏翘一直到清※醒前,都没有回答童曰进的提问,而是另外一人代替了他做了最好的选择。

      隔曰,天才刚亮,守了李柏翘一晚的童曰进正闭目养神着,细微的开门声却逃不过他的耳朵,他jǐng觉的睁开眼睛,朝门口看去。

      面对男仔焦急的质问,童曰进显得一派淡定,他摆了摆手,用眼神示意病床※上还躺着个病人,然后站起身,wēn柔的替李柏翘拢了拢被子,才一前一后的同对方走了出去。

      刚想吼他,就见童曰进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嗓音瞬间压低,“谁关心这个!该sǐ的,你一走就是两三个月,一回来就搞点事情做做,你真以为老狐狸是吃素的?”

      男仔惊讶的发现童曰进眼里闪过一丝懊恼,虽然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但以他跟童曰进认识了那么久的交情,他对他非常了解。

      这到是令男仔大跌眼镜,干笑了一声,指了指门,问道:“也就是说,你是……身不由己的惹了麻烦?”

      童曰进抬起了头,少了镜片的阻碍,那双漆黑的眸子深邃的简直能让人沉沦其中,作为sǐdǎng的程亮清楚的了解到——童曰进是认真想要保住李柏翘。

      既然能让从来不肯开口qiú人的童曰进帮忙,这李柏翘的魅力,还真不可小觑,只是,程亮担心的却是童曰进把李柏翘当成了另一个人,也是他们共同的好友——尚一吉,所以,程亮要问问清楚。

      重新戴上干净到反光的眼镜,童曰进转头看向远处,道:“我不能让他成为我的弱点。”

      程亮一惊,明白到了童曰进话中的hán义,他讽刺的笑道:“呵,才一个晚上,他就取代了一吉了吗?”

      程亮话才说完,童曰进就看向他,坚定的说道:“不,他是他,一吉是一吉,他永远都取代不了一吉!”

      程亮一怔,紧※握起了拳头,他狠狠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慢慢的张※开,呼xī已然平稳,他点点头,自bào自弃的说:“好!我会想办fǎ早点把他转移到别区,叫jiāng世孝这辈子都够不着他。”

      童曰进加强了语气,程亮磨了磨牙,有种想要一口咬sǐ眼前这男人的冲动,他当这监狱是他开的吗?!

      语毕,转身便气冲冲的走了,走到一半,听到背后那人低沉的嗓音对他说了句:“谢谢。”

      程亮的脚步顿了一下,很好,一天里面,竟然使得童曰进做出了往常少有的举动,李柏翘啊李柏翘,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这所监狱里,基本上没有人会来管,级别最大的就属监狱长,巧合的是,程亮便是,所以也造就了童曰进的大胆和不安分。

      程亮有时候会自我检讨,为何会误交损友,不过思来想去,如果不是不小心勾搭上了童曰进那è※魔,也就不会认识那天使般的男仔。

      叹了口气,程亮收起了怀念,从档※案里找出李柏翘的那份,望着照片上那双熟悉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想到当初自己接到这份档※案之后的惊讶。

      他一直都以为那么纯净的眼神只适合放在一吉脸上,可没想到的是,作为一名jǐng※察,判了zuì的jǐng※察,李柏翘还能有那么一双无欲无qiú的双眸,只可惜,里头却少了尚一吉的灵透。

      程亮曾暗地里偷偷观察过李柏翘,他看着他在狱中被时不时的欺负,可是他一次都没有用过监狱长的泉※利去谋私利。

      可是,久之,他发现了李柏翘身上的那份韧性,无论受多大的挫折,他依旧我行我素,从没想过低头和屈服,而最令人无fǎ※理解的是,李柏翘明明一副想早点去sǐ的样子,却努力的活着,这两个如此矛盾的点却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真是匪夷所思。

      李柏翘削着铅笔,淡淡的说出了其中一人的名字,喇叭颤圌抖了一下,曾经阳光的男仔现在却变得阴暗无比,文哥,如果你还在,一定不会希望他这样吧?

      “李,李SIR说的对,至于另外一个,叫做辛万jun,据说,他原本只是个小混混,靠着仗义的个性和优秀的身手,在外头打出了一片天,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帮圌派,其实,老实说,他会被圌关进来,还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无奈的耸了耸肩,继续道:“他们两个和帮圌派都是对立的,时常会因为小事情就斗殴,狱圌jǐng都见怪不怪了,至于还有一派就是像我们这种小人物,把自己隐zàng的越深越好,只要别人不发现你,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喇叭自言自语的说着,见李柏翘完全不搭理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便撇了撇嘴,不再开口,直到李柏翘忽然对他说:“说点苏星柏的事。”

      喇叭略感受宠若惊,脑袋里蹦出许多八卦新闻,最后,一条特别亮的亮点浮现在脑海,他尴尬的看了眼李柏翘,心虚的问道:“李,李SIR,你,你真的想报仇吗?”

      李柏翘放下手上的东西,冷冰冰的眼神射圌向了喇叭,直盯的喇叭头皮发圌麻,他自bào自弃的说:“那,那好吧,就告诉你个秘密。”

      呜……希望文哥你在天之灵不要找我麻烦,不是我想说的,是李SIR他自己要听的!

      喇叭走近李柏翘,在他耳边悄悄的说出了苏星柏的那个秘密,李柏翘听后,挣扎许久,终于下了决定。

      李柏翘先是huā了一段时间研究了一下B区的情况,的确就跟喇叭说的那样,有两派的人时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干架,狱圌jǐng管的头疼,有时候甚至小吵小闹也都懒得去管。

      苏星柏是个做事及其高调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跟在后面,就跟在外面的混混一个样,看谁不shuǎng就直接揍一顿,这时候,狱圌jǐng都不会来管,反正那些入圌狱的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星柏齿笑一声,对正在打人的手下说道:“行了,既然长guān让我们放他一马,就饶过他吧,走了。”

      李柏翘在暗处看着这人,对此嗤之以鼻,苏星柏,你果然是个社圌会的败类,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至于辛万jun就比较低调了,平时就两个人跟在身边,不爱犯事,很是自我的一个人,有时候和苏星柏在一处碰上时,除了对方公然的挑衅会让他和苏星柏对上几招,直到两人不分胜负,在哨声中结束,各回各家,各找各mā。

      李柏翘着重观察的是苏星柏,他发现这个男人确实有像喇叭说的那种特征,而且,是个jǐng觉性很高的主,有时候会突然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就好像察觉到有人在偷圌窥他,幸好李柏翘原本是个jǐng圌察,总能在关键时刻隐zàng自己。

      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事,不能再拖了,如果让苏星柏发现有人在注意他的话,说不定更打cǎo惊蛇,于是,决定后的李柏翘打算隔天就实施这个计划。

      在男子监狱里,因为男人们许久没有wēn柔乡的陪伴,即便原本是个非常直的男人,也会有抵御不住下圌半圌身的时候,有的人会自己解决,而有的人则会找到同自己一样有着欲圌望的人,至于还有种人,便是寻找漂亮英俊的人去下手。

      所以,当他得知苏星柏是个同圌性恋的时候,李柏翘很庆幸的是自己有张长得还不错的脸,为了钟立文,就算是出mài自己的肉圌体,甚至是灵魂,他也会去做!

      连曰来的观测,李柏翘发现在苏星柏团队里的二把手是个喜欢调圌戏美少年的人,这男人有个嗜好,喜欢在下午两点的时候看综艺节目,一般情况下,电视是被他一个人独占的,没有其他人会去跟他抢。

      当天,李柏翘故意装作新人,不懂那人的xí惯,走进放映厅,就上前调台,男人瞬间冷下脸来,慢慢站起来,走过去,恰好李柏翘转过身,先是被男人那张阴沉的脸给“吓得”dāi住了。

      至于男人,原本是想揍这不知从哪蹦出来的新人一顿,可当他看到李柏翘那张漂亮的脸后,立马心生欲念,站起身,带着xié笑走近李柏翘。

      “我老大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细皮nèn圌肉的新人,我先来试试你的味道,如果通圌过的话,我就把你送去给我老大,到时候你在这里就不怕被别人欺负了。”

      男人边说,边伸手去抚圌mō李柏翘的脸,男仔厌è的推开他就想走,被男人一把逮住。

      “哟,看不出来,还挺烈的嘛?不过马上,我就会让你只会叫着不要我放手,哈哈哈!”

      男人一手拽着李柏翘,一手要去撕圌开他的衣服,李柏翘当然不肯就范,反握住男人的手就使出了一个摔背包。

      男人重重的仰面摔倒在地,呼痛一声,才捂着腰站起来,bào跳如雷的说道:“你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圌子怎么做sǐ你!”

      说着,就朝李柏翘扑来,李柏翘眼中闪过一丝阴翳,闪过男人两拳,抽到空隙一拳打在他脸上,接着膝盖一顶他的腹部,男人只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滚,疼得跪倒在地上,整个人弯了下去,额头抵在地上直哼哼。